定位胆个位5码必中规律 > 拉菲 >

漂洋过海的拉菲?!来看看这些快要成精的假酒

2018-08-04 01:00

  人们对假酒的认知,往往还停留在“三精一水”(酒精、香精、色素、水)勾兑的阶段。加上自身对红酒也没有多少研究,只是觉得,这酒怎么喝起来味道怪怪的。

  但是如果你觉得造假者就这点本事,那就错了!勾兑酒在假酒大家庭中只能算是“小学生“。假酒家族中的那些“扛把子”能让你蒙得找不着北!别说普通消费者了,就算是酒类行家、权威机构也被耍得团团转。

  在大多数国内消费者眼里,拉菲不仅是法国红酒的代表,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红酒。然而有一种拉菲的却产于海上,严格来说,是各国法律都管不着的公海。

  2012年,温州龙湾区工商局在一栋别墅里查获了1800多瓶假拉菲,案值700多万元。比巨额案值更令人吃惊的是,嫌疑人交代这批假酒是他两年前买的公海灌装拉菲。这无疑刷新了公众的认知,假酒不都是在地下作坊偷偷生产的吗?咋还冒着大风大浪,跑到海上去造假呢?

  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房地产分会副会长刘智慧曾爆料,在一次饭局上。北京一家号称拉菲最大代理商的公司老总,喝多了酒后吐真言。他说自己有两艘远洋货轮,船舱里安装了红酒灌装设备。从法国采购了便宜的酒液,等船一开到公海,就开动设备,开始灌装各个年份的假拉菲,利润是你们搞房地产的几倍!

  为什么要在公海灌装呢?这里面可大有讲究!首先,不法分子在法国注册个贸易公司,以法国公司的名义为这批假拉菲开具出口单据。等到这批酒到达国内口岸,即向海关申报进口,由于手续齐全、酒也符合国家安全标准,交税后海关就会放行。这样一来,公海灌装的假拉菲就变成了货真价实的进口酒。和国内灌装的假拉菲相比,多了一套进口检验合格,允许销售证明(也就是报关单和检疫证书),而且是真实有效的!

  这种造假方式,别说普通消费者了,就是红酒经销商都措手不及。在他们眼里拥有真实的报关单、检疫证书,那这批酒就是原瓶进口的,既然是原瓶进口,那就不会是假酒。谁曾想到,这些货真价实的原瓶进口酒,居然是假的!实在令人唏嘘!公海拉菲之所以能蒙蔽众人,在于国内消费者红酒知识薄弱。很多人不仅没喝过拉菲,甚至在购买之前都没见过拉菲的“庐山真面目”,加上造假者能提供正规手续,也就不再怀疑了。

  1998年,一个叫鲁迪-古尼旺(Rudy Kurniawan)的印尼华裔青年来到美国加州留学。这位印尼小伙有着深不见底的钱袋子,不仅夜夜笙歌,泡吧把妹,还经常请朋友喝他珍藏的酒王---罗曼尼-康帝(美人鱼中邓超请徐克喝的号称百万的红酒)。加上在红酒领域天赋异禀,被美国红酒界人士誉为“康帝博士”。

  从他这霸气的外号就可以看出,此人确实有两把刷子。味觉之灵敏,令人惊叹!盲品猜葡萄品种、年份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,他还能说出是哪个产区、哪家酒庄酿造的,以及关于酒的来龙去脉。在美国酒圈里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,红酒收藏家、各大拍卖行没有不知道他的。

  也行真是体会到了“无敌是多么寂寞”,这哥们儿想换种玩法:谁说酿酒是你们酒庄的专利,我也可以做到!每次喝完酒,他都会特意把空瓶带回家,然后在他“小实验室”里忙活一通。他的做法是这样的:比如他要做一批1964年的罗曼尼-康帝,他会买回一些相近年份的勃艮第特级园酒,凭他的敏锐的味觉进行调配,别人很难喝得出来。

  鲁迪的这些“作品”面世后,不仅没受到质疑,而且往往能在拍卖会中拍出高价。即便在一次拍卖会上,他委托拍卖的一批勃艮第庞索酒庄的Clos St-Denis被该酒庄庄主劳伦特-庞索当场打脸,声明为假酒。人们也并未怀疑到他身上来,而是普遍认为他也是买到假酒的受害者,可见此人的行业地位有多高。

  百密难免一疏,亿万富翁比尔-科茨请人鉴定自己的藏品。结果在一瓶1858年份的酒标上发现了埃尔默胶水,而埃尔默胶水在12年后才面世。其他的400多瓶,也被鉴定是假的,而这些都是从鲁迪拍卖会上拍来的。比尔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他专门花重金请私家侦探暗中调查鲁迪,并秘密向FBI举报。当FBI探员冲进鲁迪的住所时,他正在小实验室里忙活着,人赃俱获!于是,不可一世的“康帝博士”就这样一脸懵逼的被警方带走了。

  警方在其家中查获了5,128瓶葡萄酒,经鉴定4,711瓶是真酒(大部分是他买来“创做”用的)。此外,据交代市面上还有1万多瓶他制作的各类假酒在流通,其中不乏罗曼尼-康帝、拉菲、拉图、柏图斯等顶级名庄。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宗假酒案,他的造假事件还被拍成了纪录片---酸葡萄(sour grape)。

  前面两个案例即使影响面再大,也只是犯罪团伙性质。而接下来要说的克鲁泽案,则是正儿八经的“正规军”参与造假,这无疑击溃了民众的心理防线!

  克鲁泽酒业曾是法国波尔多最大的酒商。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爆发,许多庄园主担心受到革命的波及,纷纷抛售酒庄里的存酒,套现跑路。克鲁泽酒业的首任掌门---赫尔曼-克鲁泽眼光独到,在动荡时期低价收购了大量名庄酒。结果,革命并未演变成内战,不久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成立。赫尔曼的豪赌收到了丰厚的回报,自此发家!

  100多年后,克鲁泽酒业的另一个掌门,赫尔曼的后代----莱昂-克鲁泽,在“影响力”(破坏力)上要远远超过了他的先人。制造了所谓的“酒门事件”,号称“波尔多尼克松”。

  事情还得从一家名为皮雷的公司说起。1973年波尔多税务局在查账的时候,发现皮雷公司的进项和销项完全对不上。深入调查后发现,皮雷公司将购买的低价酒液,装瓶后贴上名庄酒的标签销售,而克鲁泽酒业就是他们的大客户!

  这在当时简直就是爆炸性的新闻,百年历史的当地最大酒商居然卖假酒!很多人都不敢相信。莱昂在接受采访时模仿美国总统尼克松在“水门事件”中的说辞,称自己虽然是克鲁泽酒业的掌门人,但对公司销售假酒的事完全不知情。就像“水门事件”中 的尼克松一样,被手下坑了!

  1974年10月审理完成,莱昂被判1年监禁,事件也真相大白。原来,克鲁泽酒业在1971年预定了大批名庄酒,准备在火热的市场中大赚一笔。怎料,1973年爆发了石油危机,国际经济大受影响,红酒价格也应声下跌。照现在的行情价卖,别说赚钱了,就连本都收不回来。于是,莱昂想了一个办法。找皮雷公司买一批高仿货,完成客户的订单。等行情回暖了,再把手里的正品卖出去。

  这批高仿货还真对得起高仿二字,居然没一个客户发现酒有问题。要不是皮雷这个猪队友在账务上没处理干净,克鲁泽这次也许就真能瞒天过海了!

  这次事件造成了严重的信任危机,大批酒商倒闭。波尔多纱桐河畔繁荣的交易景象一去不复返。大量的高端酒以几法郎的跳楼价抛售,各大酒庄纷纷建立灌装线,独立装瓶。(酒庄原本只负责酿酒,然后把桶装的酒液卖给酒商,酒商负责装瓶、贴标、销售。)